Mención honrosa

2015TIFA三十舞蹈劇場《逃亡2015》

3/27~28  19:30   3/28~29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69

 

黑暗中,微光曳動,似在尋找什麼。「你有戴手錶嗎?」三十舞蹈劇場資深舞者林依潔殷殷問著……白燈乍亮,眾人瞬間置身一處象徵通行處的桌子前,依序交上任何證明身分的物件,如身分證、健保卡、兵役證明,便靜待逃亡路線圖降臨以航向未知。這是三十舞蹈劇場首次登上台灣國際藝術節之作《逃亡2015》。

從二○一三逃往二○一五

三十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暨編舞者張秀萍延續《逃亡2013》核心精神「將逃亡視為脫離某種處境的能量」,二○一五年與韓國導演洪銀志(Hong Eunji)及前衛劇場導演暨演員金玫廷(Kim Min-Jung)共同創作,帶領台灣舞者與韓國演員再逃一回。

《逃亡》的英文譯名為Take Off,取飛機起飛之意,呼應《逃亡2013》結束後,舞團前往韓國諾特爾劇團(Nottle Theater Company)參與駐村工作坊。二○一四年末至二○一五年初,則由三十舞蹈劇場邀請兩位韓國導演至台灣,針對《逃亡》進行跨界交流與工作坊,為二○一五年首登台灣國際藝術節舞台做準備。

從二○一三逃向二○一五,作品有了什麼樣的變化?編舞者張秀萍提到:「《逃亡2013》以舞蹈作品定調,二○一五的版本與劇場導演合作,結合戲劇文本,試圖在原作中或創作方法上探詢更多可能。」問及與韓國表演者工作的經驗,資深舞者李維倫也提到:「這次與韓國演員工作,更發現演員與舞者在動作發展上的動機不同。」《逃亡2015》創作者與表演者跨國也跨界的結合,進行深入對話,可以看見編舞者張秀萍欲突破三十舞蹈劇場多以純舞蹈為創作形式的現狀。

亟欲突破現狀的正向行動

除了在創作形式上尋求突破,創作者對於生命與環境的力求突破也是促成逃亡的契機。對張秀萍來說「《逃亡》不是犯罪者的逃脫行動,而是一股亟欲突破現狀的正向能量。」對於社會、環境、生命現況的煩悶,張秀萍不願處於被動接受的位置,採主動出擊,試圖從作品或工作過程找到出口。就整個大環境而言,韓國導演洪銀志與金玫廷其實與編舞者張秀萍有類似的體悟「逃亡是改變現狀的機會」。然而,「真的能有所逃脫嗎?」三位共同創作者,不同語言,卻道出相同心聲。

與其在意使否能逃亡成功,創作者們更視逃亡為行動。因此,過渡空間如機場或車站便成了《逃亡2015》想像中的發生場域。而表演者所找尋的是逃脫現實世界的中介通道,「類似哈利波特中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張秀萍笑說。

為探索中介通道,曾被歐洲策展人Alexei Issacovitch讚許具原創性的燈光與舞台設計——《逃亡2013》的移動式照明燈具,將於《逃亡2015》繼續發展。透過燈光渲染與明暗切換,張秀萍也探索因燈光而產生的視覺錯覺,帶出空間的過渡特質,引領觀眾逃向虛實中介。

Source: par.npac-ntch.org

See on Scoop.itFLAMENCO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